茶语__勃朗宁与手术刀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
RJ(绿间)| 间夫妇 | 七千
过激BJ厨和间久部厨
(仅)偏好手冢系人物
暂时不吃除手冢作品之外任何安利√
暂时不画除手冢作品和原创oc之外的其他图√
微博指路→@钦原_

【闲聊】关于民国,关于京剧

这几天写论文提纲写得脑壳疼,今天下午终于写完了(鬼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选的非专业选修课都那么奇葩)

这次写了京剧相关的论文,写了一半的时候开始听程老板的《锁麟囊》,然后就一连循环了两天,除了惊艳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

昨天修改了简介,现在我简介里的两句是《春闺梦》里的唱词。

民国和京剧,本身就是我十分喜欢的两个话题。

它们很相衬,虽说京剧的起源比民国早了不知多少年,但是京剧就像是为民国——那个遥远的年代量身打造的一般。就像提及演歌,我马上就会想起六七十年代东京繁华的街头和那些戴着宽檐帽夹着香烟的时髦女郎。

我最喜欢的三种音乐形式是爵士乐,昭和演歌和京剧,这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及其恋旧,喜爱复古的人,我生在一个现代化的时代里,因此我才会贪恋泛黄的老照片上记录下的那些看似遥远的年代,这样的年代不同于古代,它是刚刚才逝去的,是你依旧能从寥寥几张照片上窥见那么一星半点但却永远抓不到的。

我知道很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入京剧坑是因为一些影视剧和小说,我是个例外,带我入京剧坑的,是我妈妈姥姥等一些长辈,那时我不过小学一年级,整天看着银幕上那些上了妆的大青衣,只觉得珠翠华服的确格外漂亮,后来我为了能过一场上妆登台的瘾,也去拜师学了两年,又因为我注定接受不了高强度的训练最终没能坚持下去,这件事离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但是一些选段和唱腔我依然还能唱的出来。

和那时一样,现在的我还是喜欢旦角,最喜欢的是程派的《春闺梦》,如果将我的十五岁看作分割线,十五岁之前我对于京剧的喜爱仅限于扮相,十五岁以后的我则慢慢开始认真看起戏词来,我认为京剧的唱词不至于晦涩难懂,并且那些唱词是真正自有一番韵味,那也是切切实实来自于民国,甚至来自于晚清的历史风情,活的文物。

去年的最后一天去听了新年京剧晚会,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京剧,京胡奏响《夜深沉》的一刹那有些感动,那一晚有幸看到了许多大师,十点多的时候我走出剧院,站在北京的寒夜里呵着气,大剧院矗立在繁华都市的一角也依然壮观,我不禁猜测:当北京还是二三十年代的北平时是不是也是如此,那时的人是不是也会迎着细雪走进戏园子或是金碧辉煌的剧院,是不是也会在散戏后徘徊在胡同里流连忘返?

自我两年前来到北京上学,我就开始时不时去老胡同里转一转,仿佛到了那里就能抓住民国遗留下的一些余韵似的。

——

写到这里我觉得该收尾了,最后再给首页安利一部漫画——《燕京伶人抄》,是一个很不出名的超短篇,一共四幕单元剧,推荐它是因为它是我见过的少有的淡化儿女情长而着重京剧之美的作品,在我心目中这部漫画的唯美程度仅次于《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只不过后者更注重剧情而前者是单纯的美。虽然是日本漫画家的作品,但是其中的服饰和场景十分考据(是我这种服装考据党的福利),而且杨老板真的是又好看又温柔✔这里po一幅截图✔以后我会产这部的粮也说不定。

还有一部纪录片《京剧》,大概是我去年的年度最佳了,配乐十分震撼,内容数次看哭,也悄悄安利一下。

——

我知道民国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时代,那时有太多的苦难被掩藏在它光鲜的外表之下,都市的繁华隐藏了乡村的贫苦动荡,但我也还是贪恋那个时代,就像我贪恋1920年代的纽约一样······起先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年代如此迷人,直到后来我才终于懂得——那是乱世之下独有的绝代风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