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语__勃朗宁与手术刀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
RJ(绿间)| 间夫妇 | 七千
过激BJ厨和间久部厨
(仅)偏好手冢系人物
暂时不吃除手冢作品之外任何安利√
暂时不画除手冢作品和原创oc之外的其他图√
微博指路→@钦原_

【闲聊】自你别后

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

在写下这段文字之前我已经犹犹豫豫了一上午,本来我是打算在微博上随便槽几句也就罢了,因为这部作品实在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但是鉴于今早看完之后我已经郁闷了半天,不写点东西我也实在没办法静下心做英语练习和学专业课,所以最后还是打算为它写点什么,姑且把它叫作感想的东西。

第一次听说风与木其实是两年前的事情,那段时期我还在沉迷原耽,文荒的时候便想找些漫画看看,无意间看到这个作品,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点开去看(因为我吃不下少年爱)。直到上个星期生病期间无法专心学习和摸鱼(x),加上准备资料画点图的需要,才想到去了解一下。但是我现在真的有些后悔补漫画,因为它真的让我的心情很压抑,压抑到这几天我已经对机油槽了很多遍。

它的确是美丽的,或者说是“美丽中的优雅”,画风严格来看的话…我觉得它属于昭和末向平成初过渡的风格(后几卷体现的更明显一些),故事也是美丽的,但是是支离破碎的美丽,我形容这种感觉是“啼血的杜鹃”,于残破之中窥见美感。但是直到看完最后一卷,我也无法被剧情虐到分毫,即便一切故事的收场是那样惨烈。

我的确喜欢悲剧和虐心,但是我不喜欢风与木这种悲和虐。起初我很奇怪,后来把这部作品和我素来喜爱的漫画(题材不限)一对比我便知道,我素来喜欢的作品虽然也不乏讽刺社会黑暗和荒诞的主题,但是却没有让我感到所描写的时代的肮脏和不堪,但是风与木恰恰相反,它让我看见了我最不想看见的——一个混乱的、肮脏的、不堪的世界,而在那个世界上,主角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只是徒增压抑而已。

——

一路看到结局我实在是不好说什么,没有被虐到,但是我被伤到了,主角的爱情过于纯粹和干净,也太过于理想。他们二人在我看来本就是不合适的,错误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作为一个直男,我始终坚信:S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招惹Gil,他们成长的环境、家庭的背景差距实在是太大了,Gil多年的成长环境已经使他的性格完全扭曲,他的爱情观使我想起落语心中的美代吉,同样生的一幅好皮囊,同样落入风尘,同样艰难的爱着,同样的飞蛾扑火,害怕孤独…尤其是后期Gil抱怨S由于工作陪伴他的时间越发的少更是让我想起那个要求少爷放弃落语选择爱情的美代,但是一旦变得一贫如洗家徒四壁他们又过不了那种贫穷的日子…这类角色是我最不喜欢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一辈子只能倚靠他人活着,甚至把恋人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一定要牢牢地把爱人捆绑在身边,如果他们所仰仗的人离开片刻他们似乎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我说,S对Gil已经仁至义尽。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爱情至上主义者,在我的观念里爱情是排在亲情、友情、理想之后的,所以一年前我在电影院看La La Land时的嚎啕大哭也不是为了男女主角走向终结的爱情而哭,而是为那两个永远勇敢永远追逐理想的年轻人而感动地流泪。后来我看矢泽爱老师的天堂之吻,看TVB的巾帼枭雄,看最后一部原耽鬓边不是海棠红…无一不是在为主角们的赤忱之心而哭到崩溃。

说回正题,所以风与木二人的悲剧命运,是源于自身的。Gil的家庭教育的确是使他性格扭曲的因素之一,但是他从不愿意为了他人、为了适应艰难的生活而改变自己的桀骜性格注定使他的身心走向灭亡。结局处我最心疼的人反而是S,因为我知道他生性纯真简单如此,不是一个可以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想到他余生都将活在Gil的死亡阴影之下永远无法解脱,我还是会感到一丝刺痛。其实我是多么希望他能成为高傲的少年,气场强大地推开自家大门,骄傲的继承爵位,忘了那个早逝的初恋,然后娶妻生子,余生平安顺遂。

可他终究不是那样。

除了Gil,无人能给予他救赎。

然而梦中的金发少年也将永远无法使他解脱。

这才是最让我生气的一点。

——你先招惹了我,我对你动心了,所以我要你用一生铭记我。既然以我自身的能力做不到这一步,那我就只好用我的死亡换取你心中的一席之地。

——从此,你心中永远是我年轻时的模样。

我想,那个金发少年一定也如此想过,然后他成功了,从此另一个少年的心底永远是他十六岁时的样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尘满面,鬓如霜。

他十六岁,他也十六岁。

他十八岁继承爵位,他仍十六岁。

他二十岁,他依旧十六岁。

……

是——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又似——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仅此而已。

自你别后,我又独自存活于那个不堪的人世,许多年。

——

风与木是一块寒冰,五天以来我数次在睡前翻阅,九月的北京秋意已浓,这个凄丽的故事使我在寒夜里感到一丝凉意。

我捂不热这块寒冰。

所以我将不会再次读起。

此刻我坐在假期空荡的教室里,落地窗外是北京的初秋,秋风拂过仍然碧绿的柳枝,阳光将校园里的湖面照耀的波光粼粼,我向外望去一眼,仿佛看见有白鸽从树林间飞起。

——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时,手机里音乐播放到《大明宫词》里那一曲《长相守》,突然感到鼻子一酸,竟不知是梦是真。或许我在无意间已被这个故事打动,或许。

在我阅读这部作品之时,想起了两部电影,一部《故园风雨后》,一部《红磨坊》;想起两首歌曲,一首《择日疯》,一首《Young and Beautiful》。其中《择日疯》一句“容我择日疯,来年撞日死。”此刻听来更是感到心悸。

——

后记: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白居易《梦微之》

评论(3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