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语__勃朗宁与手术刀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
RJ(绿间)| 间夫妇 | 七千
过激BJ厨和间久部厨
(仅)偏好手冢系人物
暂时不吃除手冢作品之外任何安利√
暂时不画除手冢作品和原创oc之外的其他图√
微博指路→@钦原_

谈一谈√

现在回想起来,暑假最后几天一口气把火之鸟·望乡篇补完的时候,被结局震撼到躺在床上直哭。整个望乡篇最触动我的不是露美在荒芜星球上为了不让人类灭亡而做出繁衍,不是露美辛苦支撑的数百年几乎静止的时光,也不是伊甸17最后于一朝一夕之间的覆灭,而是牧村带着露美的尸首回到伊甸17的时候,他在被夷为荒原的星球上埋葬女主角,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读着小王子的那一幕,书中的语句与旧时光交汇,寥寥几格分镜却帮每一个人回顾完那个荒原星球和那位女主角的漫长一生,然后,故事落幕,没有我预想的那样轰轰烈烈,反而宁静的可怕。
第二天我在贴吧里翻出一位大佬写于几年前的旧帖,他在谈望乡篇时写到这是一个奥德赛式的故事,露美回家的路,也是漫长而艰辛的。但是我始终觉得,奥德修斯的旅途显然比露美幸运很多,他的家乡还有他的亲人,他还能报仇,还能被世人视为英雄,英雄的故事是浪漫和圆满的,但是露美在漫长旅行之后所面对的是一个物是人非的地球,是追杀她的人,而最终出卖她的是她一直信赖的牧村,望乡篇从某种角度来看的确是英雄的史诗,但它不是浪漫的,从头至尾它都是支离破碎的、绝望的。
它也和我最爱的未来篇不同,未来篇至少还能于绝望深处窥探到希望,它的结局也是新的轮回的开始,而望乡篇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它是个创世的故事,也是一个文明从建立到成熟最终毁于一旦的故事。

那时我才知道一个文明的毁灭会是多么的容易。

望乡篇是以火鸟的视角讲述的,理性与客观的背后也可以看出一丝深情,将它简单定义为“悲剧”和“虐”反而是为它贴上了标签,这也是不合适的。我暂时没有理清这个篇章的时间线,但是还是佩服手冢先生的分镜,他总能用最简单的分镜精准表现出震撼人心的效果,表达出他真正想传达给读者的思想,望乡篇结尾处的分镜有强烈的电影感和文学性,甚至可以说,火之鸟从剧情到思想已经打破了文学和漫画的界限。它是我看过的最特别的漫画,不拘于俗套的爱情和热血,不装逼(火之鸟自带逼格不需要靠装逼夺人眼球)最重要的,它不是简单的悲剧或喜剧或虐心或傻白甜,它可以让读过它的人,由内心深处生出震撼与敬畏的感情。

以上,我想说的还是:吹爆虫爷!!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