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语__勃朗宁与手术刀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
RJ(绿间)| 间夫妇 | 七千
过激BJ厨和间久部厨
(仅)偏好手冢系人物
暂时不吃除手冢作品之外任何安利√
暂时不画除手冢作品和原创oc之外的其他图√
微博指路→@钦原_

把画过的某原耽的同人删了,原因很简单→开拍的剧版从演员到制作组让我恶心🙃我不想上映之后和饭圈扯上半点关系(;д;)说实话这部我情愿看它改编成漫画或动画☜拜拜了您嘞😁😁


摸完了ˎ₍•ʚ•₎ˏ总之别把它当成分镜看就对了x
A和B的初遇

(B视角)
——“一个穿着当时正时兴的犬牙织纹西装的亚麻色短发的男人——从那个金色的秋日缓缓走过,在距我不过百米的位置停驻。浅金色的银杏叶落他满身,我就那样注视着他,看着他接下来一系列优雅得体的举止,怒火却涌上心头,我往后退一步,倚靠着路灯杆勉力支撑着身体,那一刻,我相信屈辱、惭愧、自卑……种种不堪的情感像洪水一般淹没了我,使我陷入无边无际的煎熬之中。
但我也记得,那一天是1936年11月15日,不仅记得,而且,将终生无法忘记。”

摸个草稿…并不是什么分镜练习我只是想哪画哪( • ͜ʖ • )

原创oc,P2P3是我能想到的所有使这张图看起来像老照片的方法x

(A视角)
——“前几天我在他的桌上看见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年看起来比如今更稚嫩一些,罕见的穿着正装,翻领上甚至别着两朵雏菊。那时候的他看上去远没有现在这样乖戾——那样沉静温柔的神情——自我认识他以来他从未展露过。
不过他的沉静似乎隐隐透着些压抑,就连那个微笑我也不认为是发自内心的幸福的笑容,倒像是要与家族诀别似的。他身旁还坐着一位短发的美丽少女,大概是他经常提到的姐姐了。他也说过那是唯一疼爱他的人。
看过相片以后,我才发现我对他知之甚少。他过去的十多年人生于我而言简直像是一团迷雾……我几乎是相信了现在这样恶劣的他并不是他真正的面目,所以,我也相信……我会让他改变的……”

【闲聊】跟风玩这个吧´_>`

就…想…跟个风…第一次【厚颜无耻】地想听听你们评价😂😂其实我内里很自恋的xx批评的话请委婉一点想夸的话我也不介意(不)

最后一个月了,顺便汇报一下进度→新年贺半个多月前已完成,圣诞贺画一半瓶颈了orz可能要重新画【点点点】

记一些细节【不定期补充】

还是关于那个oc的一些细节…为了避免时间久了之后遗忘´_>`想哪写哪,反正也没人看所以我也不怕剧透xxx

——

◆B在逃课送别A的时候在路上因故受伤(我没考虑好是手臂受伤还是直接毁容x)我承认美人毁容是我奇怪的爱好(不…【1941年初秋】

◆后来B的伤虽然痊愈但是还是留下了一道淡淡的伤痕,他将伤痕视为对那段时光的缅怀【1941-1989年】

◆B曾试图服药自杀但是被破门而入的A救下…A质问B为什么这么做然而B当时并没有求生欲(…)这件事也是后来B向A保证好好生存的契机【1938年冬春之交】

◆B和家人决裂时有一段泣血的独白,那时屋内昏暗而屋外阳光明媚【1941年冬,A离开后的第三个月】

◆B剪去长发【1938年初夏,自杀未遂后的第四个月】

◆B有很多不同款式的胸针,但是经常配戴的是一枚椭圆形祖母绿流苏胸针,因为是B的姐姐送的礼物所以B十分珍惜。这枚胸针曾经摔坏过(摔掉了一颗珍珠),后来被A修好,替换上的新的珍珠来自于A

(为什么…为什么目前想到的虐点都是在单方面虐B(;д;)我真不是故意的【点点点】

上次那个欧风脑洞的双主角被我搞出来了😂发型着装完全是我自己的喜好(…)1930s背景,但是我仍然不知道主角应该叫啥名字orz
坑我先挖着,有时间就会画后续x

接上次的RJ吸血鬼paroˎ₍•ʚ•₎ˏ假装自己会开车×
灵感源自歌殿前两年的一个剧院专Bloody  Shadows…附十分应景的歌词↓↓

雲間のムーンライト
血のワインより酔いしれる
クチヅケを夢見よう
すべてを闇に
捧げたなら
愛を守れるのか?

记一个【突然闪现的】脑洞【摸鱼用】

◆只是一个大框架,细节设定暂时没想好。

◆主角名字没想好,用AB代替,双男主。

◆模糊一下感情线,因为不想讲述一个纯粹耽美的故事所以我倾向于友情线(…)但是要保持“淡淡的惆怅”所以B对A会有一点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的情感,A对B纯友情。

◆20世纪30年代背景,时间跨度可能有点长,因为想讲述完他们的一生…

以下大纲

——

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的欧洲(暂时没想好具体位置不过我倾向于我的白月光国家捷克),主角A大概19岁左右,主角B大概16岁左右的样子…B生长在一个(贵族后裔)等级森严死气沉沉的大家族,B是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兄弟姐妹,因为B的父亲厌恶B的母亲所以对他各种不重视各种剥削(B的哥哥姐姐也这么对他),导致B极其缺爱并且性格纤细敏感,害怕独处,对他人有依赖心理;A的老爹是个大资_本_家,产业很多极其富有的那种,因为A的妈妈早逝且家中只他一个孩子所以A的老爹给予了他全部的关爱,但是A是个很早慧的孩子(非常聪明),接受过良好教育并且开启学霸模式以至于19岁就修完了大学课程,然后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接手了老爹的产业(…)

A第一次遇见B是在一个酒吧门口,B进入学校读书后因为来自家庭和学校的精神压力开始以酗酒和玩乐麻痹自己,B喝高了又和同学惹了麻烦惨遭同学甩锅导致自己一个人怂的收拾不了残局,结果正好遇见在路边停车的A(A花了点钱就把事情摆平了…)

A注意到B的存在,起初同情他,而后觉得这孩子实在长的好看(x)而且看起来像是个家庭优越的孩子(虽然B确实在家里不受人待见但是该给的物质资助爹妈还是给的),B身上的种种矛盾让A困惑,于是希望能够了解他的一些事情,B虽然个性忧郁敏感但是却是个习惯用冷硬淡漠的外表伪装自己的人,他对A的善意抱有敌意,也拒绝A介入他的生活。但是A坚持不懈希望自己能在某天打动B…B假意接受A的存在,其实只是想陪A玩一玩看看他能坚持多久(然后再狠狠地伤害A)但是A用他接下来的一系列举动打破了B心中的寒冰,B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打破,他对A产生了极度的依恋,甚至到了A一秒钟不在就活不下去的地步(这时候B对A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友情但是A始终是把B当好朋友)A察觉到了B的异样,有些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他决定要让B成为一个真正的人,B在A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补完了课业,这时A也发现了B具有写作才华,在A的鼓舞下B开始尝试创作,同时也在学着渐渐独立和自尊…A在漫长的岁月中让B真正成长了起来,但是就在B想进一步发展和A的感情时战争开始了,战火一路烧到欧洲,这时A的老爹也去世了,A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一时间束手无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是带着父辈的产业迁往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北美,临走前的某天夜晚,A邀请B以及其他几位朋友在咖啡厅小聚,散伙后A将B送回学校,分别时建议B和自己一起迁往北美(因为担心自己不在的情况下B重蹈覆辙)B拒绝了A的好意(这里我是想表现出B真正成长为了一个坚强独立的人)答应了A努力生存,各自保重,而那一句“爱你”最终也还是咽回了肚子里…几天后A启程,B逃课送别A ,二人从此分别。

A不在的年月里B始终履行着那句“好好活着”的承诺,他最终与造成他悲剧的家族断绝了关系,他在报刊上发表小说,也着手写作长篇的故事,但唯独他与A的往来书信全部毁于战火。战争结束之后,B的第一本书出版了,稳定的收入使他的生活好转,他的名字也逐渐被人熟知,但是他依然奔波着,在欧洲和北美之间,虽然他已经知道A永远不会接受他的感情,但是他还是希望与A相聚一次——只是为了表达感谢而已——以挚友的身份。

而A在北美结识了一位优秀的姑娘并结了婚,虽然他时常担心着B的安危,但是B的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无论如何也得不到他的消息。

时间行至80年代末,B已经成为了出名的作家,一所大学聘请他任课,在B的新作出版的那天,B举行了一场讲座,就在他在台上站定的那一刻,透过台下茫茫人海,他看到了A的身影,虽然A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B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入夜,A和B再次走进了咖啡馆,然而,距上一个这样的夜晚,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

这时的两个人都不再年轻,但是当他们端起杯子时,两人都轻轻的笑了,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当年。

无关爱情,仅仅止步于挚友。

——

大概这样一个狗血恶俗的故事,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两个年轻人在20世纪最动荡的大时代之中的成长,尤其是B的成长。这其实完全就是一个按照我自己的价值观构建的脑洞…A教会了B如何面对世界以及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B用一辈子履行对A的承诺,A和B在艰难岁月里相互扶持相互成就ˎ₍•ʚ•₎ˏ

经年已过,再次见面时仍各自安好,以全新的面貌重新认识彼此。B也放下了曾经刻骨铭心的情感,而A眼中的B依旧是他最真挚的朋友。

至于我什么时候动笔,我自己也不清楚x不过首先还是先搞出AB的人设再说吧【只是记录一下脑洞,写完以后连我自己都觉得好丢脸😞😞

一组RJ的吸血鬼paro(…)
我永远喜欢RJ